六六五五三二一号

癫痫性更新,间歇性失踪。

【ggad】仿生人会有梦中情人吗?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AU


————————————————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阿不思•邓布利多还在这里,作为初代枢纽型仿生人的设计者,他应当被派往火星或者其他别的什么星球继续他的研究。


可他没有,他依旧在放射性烟尘四散的地球生存。


邓布利多鲜少需要情绪调节器来唤醒自己,早在那股轻快的电流传来之前,邓布利多就穿着他绣满黄色小星星的睡衣洗漱完毕了。


他拿起那个小东西,拨到6655321号,着意味着他将一整天都在主动却强迫性工作。邓布利多给自己泡了一杯加了很多糖的咖啡,这种东西在世纪末大战前的价格远没有如此高昂。


匆匆解决完早餐,他便开始研究那份手头上的报告,报告的署名是盖勒特•格林德沃,内容关于T14型仿生人移情实验报告。


这位格林德沃先生是警察局首席赏金猎人,他以猎杀流窜到地球的仿生人为生,在警察局的要求下,邓布利多编写了一套关于仿生人辨识的测试,在由格林德沃实践完毕后,警局让格林德沃写了一份关于行动的报告交给邓布利多,为保证不会出现差错,邓布利多特意安排了一次他们之间会面,这是他将会是第一次见到他的理论实践者。


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左右,为了保证谈话的保密程度,邓布利多将会面地点定在了他的家里,此时,他又一次拿起格林德沃的报告浏览。


邓布利多的指尖无意识的轻轻叩着桌面,发出轻微而规律的敲击声。


报告行文流畅,字迹清晰潇洒,又有一些战前贵族常用的花体书写习惯,冷漠但不内敛。重要的是,他完全了解并接受了邓布利多在他自己的那份报告中所提到的“移情测试”,当然,这些优点并不能抹去邓布利多由于他的修辞方式所产生的不悦。


这个人就像个炫耀羽毛的孔雀,出于礼貌而掩饰自己的傲慢。


但在第四遍阅读后,他的某些用词让邓布利多意识到这人应当是一个言辞极具煽动力的领导者,换句话说,他觉得格林德沃想让他认为格林德沃本人只是一个有些小聪明却张扬无比的人。


不管其抱有什么目的,这个人一定不是泛泛之辈。


放射性烟尘笼罩着的大气会偶尔溜入室内些许昏黄浑浊的光线,那些光线径直照向邓布利多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镜片在片刻间闪过些许不算醒目的白光。


他一口气喝完杯中残存的甜腻咖啡底,意识到离约好的时间仅剩十分钟左右了,邓布利多站起身来收拾好工作室杂乱无用的纸张,等待他的合作者来访。


【GGAD】仿生人会梦到电子羊吗?

新坑的一些片段,银翼杀手AU,与原著无关,不会影响阅读。

教授ALx仿生人GG

——————————————

一束白光斜斜的照射着米修斯的,不,准确来说,应该是格林德沃的眼睛,他并没有表现出惊慌的神色,只是不易察觉的抿了抿他干燥发裂的嘴唇。

……

邓布利多双手环胸眯着眼睛,显然没有错过格林德沃的小动作,他对桌子对面的格林德沃露出一个愉快的,只可能出现在他们两个人单独谈话中的笑容。

“这就是你利用我的原因,枢纽6型仿生人,格林德沃先生?”

……

“你会加入我们的,阿不思。”格林德沃的嗓音沙哑,缓慢而坚定:“为了更大的利益。”

……

“我一直在思考,当仿生人开始追求我们渴望的一切,它们开始欣赏艺术,对德拉克洛瓦赞不绝口,它们开始向往自由,崇拜远古的英雄,这是否意味着它们已经进化到和我们一样,成为了新兴的高级动物,并且更健康更强壮……”红发男人站着讲台上侃侃而谈,话筒以及面积极大的阶梯教室使他充满吸引力的声音有些失真。

……

“我认为他们开始逐步拥有了移情能力,这也许说明它们已经不能再以“它们”称呼了……”

……

“你好邓布利多教授,我是米修斯。”男人腰身挺拔,言辞得体,但显然极难相处。他向邓布利多伸出的那只右手只是微微举起,那个弧度几乎与地面垂直,摆足了姿态,傲慢无比。

……

“客气的来说,您简直就像是亚威农的少女。”

白熊咖啡厅(1)

白熊咖啡厅AU

骨科,GGAD,甜向保证。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疯狂私设预警

八百年前想好的脑洞,终于在政治自习上憋出来了……

———————————————

(1)

忒修斯需要找到一个帮手来帮忙打理咖啡厅。

并不是说他的能力不足,最主要的问题在于他太过强势,不管是从体型还是性格来讲,一只严肃而健壮的白熊确实很吓人,即使是身着完美得体的西装三件套,或者打好一个可爱的红色领结,我们的白熊先生依旧不适合做侍应生的工作。

他会吓跑一些可爱的小体型的客人,特别是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对于这一点白熊先生也很无奈,毕竟没有动物能随时随地保持快乐,虽然他不开心的时候确实比较多,毕竟他还有一个不听话的弟弟嘛,可以谅解。

事实上忒修斯的咖啡厅还是有很多顾客的,不论是从白熊先生煮咖啡的技术还是那张脸来说都是吸引小女生的利器。

总之,忒修斯需要一个应侍生。

(2)

“不如我来帮你怎么样?”邓布利多先生坐在吧台上,用银色的咖啡勺轻轻搅动,刻意破坏了浮在最上层的狐狸脸拉花。

“我会被家长和学生集体唾弃的,邓布利多教授”忒修斯擦着咖啡壶,显然他认为这位伟大的教授先生在与他开玩笑,于是回答之中颇有些无奈的意味。

他注意到那个被刻意搅乱的拉花,又问:“你不喜欢狐狸拉花?这是我以最近在欧陆风生水起的狐狸格林德沃为原型制作的,它们都认为这很不错。”

“比起来我还是更喜欢星空主题的,可惜拉花不能拥有再多一点的颜色。”安哥鲁貂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起,喝了一口自己专享的四倍糖卡布奇诺,“白色总显的单调,尤其是银白色,我对那位狐狸先生可没什么好印象。”

白熊忒修斯,白猫纽特:我们都是白色的啊……

安哥鲁貂随即又笑笑。看起来可真像狐狸,忒修斯想着。

邓布利多说:“我可以在上完课以后来这里,我的工资可不支持我每天喝这么多咖啡,以及遨游在蜂蜜伯爵的糖果堆里”安哥鲁貂调皮的冲白熊眨眨眼:“也许你会提供你的员工免费咖啡。”

忒修斯为此差点弄坏一个咖啡壶。

于是白熊咖啡厅里多出一位迷人的应侍生,但从那以后,忒修斯觉得自己好像更忙了,

(3)

阿不思成为了白熊咖啡厅的应侍生,准确的说,兼职应侍生。

显然,这对于阿不福思这并不是个好消息,这意味着他需要更多的精力来躲开那张该死的安格鲁貂脸,

红山羊阿不福思是咖啡店的常客,他在两条街外经营一家酒吧,阿不福思喜欢在宿醉后,来一杯糖分正常的卡布奇诺,但是他讨厌咖啡杯里的安哥鲁貂拉花。

“说真的,阿不思对你们做了什么,霍格沃兹的学生都和被洗脑了一样。”

忒修斯正擦拭着一整套的拉花工具,白熊的回答带着些许得意:“不,巧合而已,纽特喜欢各种各样的动物拉花,我想试着做些不同的。”

阿不福思:你是被你弟弟洗脑了吧,死弟控……还有,鬼才信这是巧合哟……

今天的阿不福思还是没能彻底躲开哥哥呢。

晚自修瞎jb画照片
呜呜呜呜卡哥怎么辣么好看……

我也觉得总裁更适合拿金球奖,


但弗洛伦蒂诺真没牛批到买通所有国家队的教练和队长……


魔笛也不是前腰更不是前锋……人家就是负责组织进攻的,进球真比不过前锋……


求您看两场球再骂,这年头电费真没那么贵……


白熊咖啡厅AU

占tag致歉

问问有人想看白熊咖啡厅的AU嘛?

白熊忒修斯开咖啡厅的的故事。

不省心的白猫弟弟,看起来是死对头实则相爱相杀的安格鲁貂邓布利多和白毛狐狸格林德沃,以及亲时代的麋鹿狼以及大狗狗们_(:з」∠)_

cp主骨科,GGAD


【GGAD】去他的甜蜜浪漫爱情故事(V)

沙雕向,ooc预警


老邓单身养娃梗(……找妈妈的故事)


如何应付一个叛逆期的小孩


我的舅舅总是炸毛,我的爸爸想毁灭世界


——————————————————————————


(14)


问题来了,格林德沃知不知道他有个女儿呢?


曾经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感谢英格兰报纸吧,他们特别热衷于翻本国名人的老底,活像个卧底。鉴于不管是麻瓜还是巫师,大家都是听着凯尔特神话,高喊着梅林长大的,英格兰小报,无论是太阳报,还是巫师们看的八卦报纸他们都是狗仔的代言词。


总之,格林德沃订购了一份。


而邓布利多作为学界积极分子,拒绝了魔法部的工作在霍格沃兹当老师,并且屡屡强调格林德沃的危险性。被狗仔挖挖家谱简直无比正常。


“这个名字真难听……”

报纸上金发异瞳的小姑娘冲他竖了个中指。


这就解释了格林德沃为什么在三年前的早晨换了三次裤子。


圣徒们想知道他这两年为什么没有立即对法国下手这个问题也有了答案

毕竟,没有去霍格沃兹读书,然后毕业是格林德沃的遗憾。


(15)


假期第二天,阿加莎就收到了来自德国慕尼黑的明信片:

        hey,亲爱的,我爱这里的香肠!

   随信附赠的是一条施了保鲜咒的香肠。


阿加莎:感动!开心!还有些担心……


阿不思则收到了一箱冰冻香肠和啤酒,上面贴着一张便签,上边写着:

        告诉阿不福思,他的啤酒尝起来像马的分泌物。祝你愉快~(笑脸)


阿不思:???


还记得Barbara控制不好自己的魔力吗?她买了一堆香肠施咒,挑了最成功的一条寄给了阿加莎,其余的失败品都送给了她的爸爸。


事实上完全没有施保鲜咒的必要啊……穷讲究的babara小朋友……


(16)


简而言之,小姑娘去德国并没有到处寻找她知名度极高的另一个父亲,当然,她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大名鼎鼎黑巫师此时还不如香肠配啤酒更吸引人。


对于Barbara来说,这次寻找妈妈真的像是一次游学,接受来自异国的文化洗礼是很棒的感觉,脱离自己被动接受的文化束缚,重新看待这个世界,面对善与恶,对与错有了新的见解,推翻与重建,文明的碰撞,思潮的涌动,内心久久无法释怀。


Barbara的活动范围狭小无比,她从未真正看到过整个世界,书上与现实总是存在差距,她在英格兰邓布利多的书房里对世界说hi,现在又在德意志听世界对她说hi。


行走在柏林的街上,barbara开始意识到自己,以及巫师们有多么短视,一战后的柏林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城市,也是一个有着多种反差的城市,大部分人口在与高失业率和贫困作斗争,随处可见的寻找工作的广告和无业徘徊的人们。社会上层阶级和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则逐渐重新发现了繁荣,街边的陶艺工作室,享用夏季茶点的人们,激烈的宣告德国的重新振作。贫困与富有,强烈冲击着小姑娘的内心。


她与她的父亲们越来越不同了。


短短半月,她在德国收获了最宝贵的东西,即自我的认知,barbara打开了紧锁的大门,开始扬弃,推翻,充实自己的大脑。


但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分析整个世界,整个巫师群体的利弊,甚至建立起一套完整的世界观对她来说都太过遥远。对于这个世界,barbara只是有一些模模糊糊的感知。


(17)


barbara在施瓦本,这里的人们迷恋黑香肠,小姑娘摆足了英格兰淑女气势,出人意料的优雅的将香肠切成小片,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尝美味,这里的人们喜欢在香肠了加入充足的百里香、丁香和豆子来调味,偶尔她会小酌一口面前摆放的施瓦本小麦白,感受小麦的味道冲开香肠的余香,霸道而缠绵的在舌尖晕开。


“……邓布利多允许你喝酒?”坐在她面前的德国女士忍不住开口。


Barbara露出一个阿不思式的假笑:“谢谢关心,格林德沃…女士?”



【ggad】去他的甜蜜浪漫爱情故事(IV)

沙雕向,ooc预警


老邓单身养娃梗(找妈妈的故事……)


如何应付一个叛逆期的小孩


我的舅舅总是炸毛,我的爸爸想毁灭世界


———————————————————————


(10)


英国的魔法界算是与外界彻底决裂,连同霍格沃茨的所在也颇为神秘,这往往给人一种安居一隅的错觉,仿佛这里就是天地,这里就是世界。


这座孤岛般的存在,靠猫头鹰与外界沟通,也许是身处大不列颠群岛上的人群都有着同样的狭隘幻想,麻瓜的张伯伦,魔法部部长,他们存在高度的一致性。


居住在城堡里的小巫师,只有通过每日的报纸来与外界沟通,一般来说,英格兰的巫师们很少着眼外界,尤其是这个时期,唯有一些威胁自身利益的事才能使他们潦着笔墨,比如格林德沃正在对东欧动手,下一步应该就是法国了。


而小巫师们的重点在于格林德沃的巨幅照片,大概占据了半面预言家日报,上面侃侃而谈的德国男人拥有着金色阳光般的短发,神秘而迷人的异瞳,气质迷人,言语极富吸引力。


怕不是传销头子。


(11)


“他看起来和Barbara很像……”有人说。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动作一致的看向金色短发的小姑娘,barbara向红茶里加方糖的动作顿住:


“……这只是第三块”她小声说。


……


小巫师们又把视线转移到红色长发的阿不思身上,邓布利多教授向红茶里加方糖的动作顿住:


“……第四块”阿不思微笑着。


也许是想多了,巫师们小声bb。


(12)


“……阿加莎,我们放假去德国玩怎么样?”


韦斯莱小姑娘敲敲她脑壳:“别想了,他不是你妈……”


“哦……就当是去游学怎么样?”barbara说。


“我得写咱们两人份的作业”阿加莎小姑娘喝了口茶:“还有,你想好怎么和邓布利多教授解释你的期末成绩了吗?”


barbara闭嘴了。


还没考试就知道要完的barbara姑娘真是可怜。


和我一样。微笑。


(13)


barbara总有办法出去,从某个意义上来说,邓布利多家的孩子假期独自待在家的时间太长了,长到嗅嗅能填满半个地下金库。


小姑娘从家里溜了,只给他的父亲留了张小纸条和空荡荡的柠檬雪宝箱子。


“我要去德国玩,在那里有我的一个朋友,双面镜联系。勿念。”


骗鬼哟,小姑娘三年了也只交了阿加莎一个朋友。阿不思叹了口气,他一直不知道如何应付barbara,她和盖勒特过分相似,也有不少的邓布利多特有的品质。长期在山谷里和画像以及家养小精灵为伴的日子,让barbara如同一个斯莱特林。


阿不思并不擅长抚养孩子,阿不福思也是,他们两个只会爱她,而不会表达爱意。


barbara也是。


更何况她是一个无敌中二病的女儿!

还处在叛逆期。


【GGAD】去他的甜蜜浪漫爱情故事(III)

沙雕向,ooc预警

老邓单身养娃梗(找妈妈的故事……)

如何应付一个叛逆期的小孩

我的舅舅总是炸毛,我的爸爸想毁灭世界

———————————————————————

(7)

Barbara做到了,她在入学第二周就炸了禁林,字面意义上的,还带着她的小伙伴韦斯莱家的小姑娘一起……

小姑娘刚刚毕业的哥哥用余光看着站在身边的邓布利多教授,心里突然涌上一种莫名其妙的自豪感。

教授再厉害也还是会因为熊孩子头疼啊_(:з」∠)_

(8)

阿不思是被派来问他可爱的女儿到底做了什么的,当然,结束后,他也一定会被抓去教导如何带孩子。

Barbara扭着脸不去看她的爸爸,双手环胸显得很高傲淡定,事实上小姑娘的整只耳朵都已经变红了。

注意到这一点的阿不思有些走神,他好像看到年轻气盛的盖勒特与他激烈辩论,被驳倒后,发红的耳尖 。

父女开始无声的对峙。

事实上,这样的场景经常出现,阿不思和Barbara在某些事情上极易达成一致,但在某些特定的方面,他们可以说是截然相反。被放养着长大的Barbara在思想上足够自由,在某些方面也足够偏激,以至于阿不福思抑制不住躲开自己侄女的冲动。

“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你知道那里很危险。”阿不思率先打破寂静发问。

“……知道,可我会保护好阿加莎的。”Barbara知道他的意思,带着最好的朋友去禁林探险确实很危险。

“我的姑娘,你确实保护好了她,但是你呢?”

阿不思的蓝色眼睛很少说实话,但此时的Barbara看到了熟悉又陌生的神色,她知道那双蓝眼睛又一次不小心暴露了真相,那是满溢的担忧冲破了冰蓝色的壁垒,其间映照着的金色发丝,从十八世纪末的山谷闪耀到霍格沃兹医疗室的狭小病床。

那种眼神会触动所有金发异瞳的中二病青少年。

小姑娘把被子蒙到脸上,闷闷的小声说:“我只是想去看看……”

看看书里写的神奇动物,那些山谷里见不到的东西。

阿不思看起来有些无奈,他轻轻叹息着把小姑娘从被子里捞出来,帮她掖好被角。

这些就是年幼的Barbara小姑娘和她父亲所有矛盾了。

(9)

三年级的Barbara会给人一种莫名的感觉,她开始梳理自己的未来,现在,以及过去。她开始发现阿不思隐瞒了她很多东西。

比如为什么阿不福思舅舅越来越不喜欢她,给予她生命的另一个人是谁,以及,她的出生是不是只是一个意外,一个累赘……

Barbara永远记得那一天,她和阿加莎在报纸上看到了那个人。

——盖勒特·格林德沃。

【GGAD】去他的甜蜜浪漫爱情故事(II)

沙雕向,ooc预警

老邓单身养娃梗

如何应付一个叛逆期的小孩

我的舅舅总是炸毛,我的爸爸想毁灭世界

————————————————————————

(3)

“……你的父亲?”阿加莎犹豫着问。

“就是那个邓布利多,当教授的那个甜食控大叔”Barbara撇撇嘴。

吐槽起自己父亲还真是毫不留情啊,Barbara姑娘。

“可你看起来和他不是特别像?……我怎么知道为什么……”Barbara耸耸肩:“我的名字甚至还是德国的……也许我母亲是德国人”

可以说是完全不像,韦斯莱家的小女孩在心里默默吐槽,韦斯莱没有红头发就已经够神奇了,你可是一个邓布利多,怎么可能顶着一头金发,还是异瞳……原来邓布利多教授喜欢中二病啊……阿加莎的表情有一点微妙。

聊着天火车就快到了,号称完全不害怕分院的

Barbara嘟嘟囔囔的小声问阿加莎。

韦斯莱家的小姑娘不自觉的撅撅嘴:“我哥哥不告诉我,为此我冲他撒娇都没有用……”

Barbara庆幸自己为了的面子没有向阿不思低头。

“我想去斯莱特林……”趴在桌子上的金发小姑娘发出向往的声音:“看他生气特别好玩!”

阿加莎给她未来的教授点蜡。

(4)

当然,她看到Barbara悻悻的坐到格兰芬多的长桌上,还是有些失望。

对于分院帽的安排,小姑娘当然表示了抗议,但分院帽无意的说了一句:“你爸爸今天今天又被阿不福思吼了。”Barbara就只能乖乖收起从她父亲书房里偷来的药剂瓶了。

分院帽,校长,斯格拉霍恩教授同时松了口气,阿不思冲他的宝贝女儿眨了眨眼睛。

(5)

整个霍格沃兹的人都认为Barbara姑娘一定特别好学,只有邓布利多教授不这样认为。他第一天晚上就发现小姑娘溜达到他办公室了。然后顺走了他的蜂蜜公爵的存货和羊毛袜子。

邓布利多能怎么办呢?

他只能看着厄里斯魔镜里的小姑娘在他的指使下翻出盖勒特没收的糖果,两个人悄咪咪的吃掉,然而等盖勒特回来以后,小姑娘却冲上去告黑状……看起来幸福极了。

第二天上课说明邓布利多的一切猜想都是正确的。穿着黑底小碎花衬衫金色短发的Barbara睡遍了每一节课,包括他的。

怎么说呢?好歹Barbara没把魔药教室炸了,离被退学还有很远的距离……邓布利多安慰自己。

(6)

阿加莎注意到自己的朋友有些不对劲,她早就发现她的朋友魔力有些问题,她问过Barbara一次。

小姑娘两只颜色不同的眼眸瞬间黯淡了下了,她抿抿嘴唇,犹豫着说:“也许就是我的惩罚,我的出生葬送了我的母亲。”我父亲总是能透过我看到她……

这是Barbara没有说出的话。

Barbara成功得到了韦斯莱小女孩的关爱,并且在上课睡觉时得到了掩护。